挠头笑得很灿烂的男角色(挠头可爱小表情gif)

摇旗百科 2023-12-01 阅读:5 评论:0
    【卷首诗】  《镜》  在这悲伤的时候  镜倒是样神奇的东西  因为两行的泪  能变四行  2012.4.27 19:23:24  幻想.地狱舞曲来自诗人祁连山00:0000:49  【1】  我正望着镜中出神,一声枪响打破了我的思...

抽苹果手机          潮牌盲盒

挠头笑得很灿烂的男角色(挠头可爱小表情gif)

  

  【卷首诗】

  《镜》

  在这悲伤的时候

  镜倒是样神奇的东西

  因为两行的泪

  能变四行

  2012.4.27 19:23:24

  幻想.地狱舞曲来自诗人祁连山00:0000:49

  【1】

  我正望着镜中出神,一声枪响打破了我的思绪。

  时近深夜,屋顶上方又传来一阵响动。我放下手中的毛笔,刚要站起,响动在我家的壁炉上方戛然而止。“嗙”的一声,里边掉下来一个矮人,黑色粗壮的一团,正艰难地从柴火堆里爬出。

  “谁!”我大声怒吼道。

  他痴笑着站了起来,吐了口唾沫在手心,抹了抹高翘的发型,掸着身上的灰。然后脑袋前倾,盯着我的眼睛看着,虽然微笑着,但眼神之下覆满杀气。他身穿金边高腰裤,锁甲上纹着各色猛兽的图案,腰间裹着一条正打开着的赤练蛇皮枪套。看起来像是某地的军官,但是鞋底没有沙石,应该就是格拉斯卡大洲上的某支军阀。

  我不认识他,站起身慢慢走出书桌。而他随即将手中的黄金瓦尔特手枪笔直地揣进裤裆,拍了拍手笑着朝我走来:“您好,祁先生,好久不见.......”他憨笑着伸出一只手,像要和我握手,但我还是记不起他是谁,问他:“你是?”他没有回答,仍旧憨笑着朝我走来,越走越快——

  我赶紧扑倒在桌下,盯着他惊魂未定。“嘣!”的一声,他嗑在了我身后的墙上,凿出了一个弹孔。

  速度之快,弹孔的深度......我一眼认出这是龙舌族的子弹幻术,万幸我没喝太多酒。

  他挠了挠头,左右跳动,大笑着说:“嘿!嘿嘿!你想什么呢?阿瑞.埃克他会给你哦,一颗金灿灿的子弹,嘻嘻,这他妈的本来就是24K纯金的。”他的眼神迷离,应该是吸毒了。

  他慢慢向我走近。“停!”我伸出骨爪对准他,命令他立刻停下。他听到,不断点起头来:“好的长官。”正说着就突然把枪从裤裆里又掏出,“放下!”我露出獠牙,对他嘶吼。“吼——”

  他颤抖着手,把枪放了下来,更是老练地抛了过来,我在空中挥爪将枪一碎两半。他一屁股摔坐在地上。我将四肢骨爪全部伸出,抵在地上,慢慢走向他,质问他:“你是谁?”

  “噢......我是阿瑞......哇唔!整整一大袋黑金币!”他说着,躺在地上,兴奋地手舞足蹈,不再看我,而手又掏向裤裆,很快他掏出了一个...黑白条纹的钱袋,鼓鼓囊囊,被他高举在空中。泛着白光的黑金币不断从袋口落下,像雨点一样拍打在他的脸上。

  我定睛一看,那不是钱袋,是他的内裤。

  他把内裤套在头上,朝着我扯嗓大叫:“喂喂,你还想什么啊?平民?呵呵哈哈,本尊可就是格拉斯卡陆地最强的矮人行商——阿瑞.埃克就是阿瑞,然后是最有钱的埃克。”

  他高举起双手,并开始快速高抬腿,看起来像是又要跑起来,不,是在原地踏步......

  我将骨爪在地上磨擦着,向后退了几步,计算着扑落他距离,同时盯住他那不安分的手,现在仍不知道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样。这时他挺起肚子,扭动腰肢,全力向后倚去,像打弹弓一样,将自己弹射到我的书桌上,桌上半杯真君酒也被他仰头抱起一饮而尽,接着他打了个饱嗝,斜躺在我的纸稿上色眯眯地打量着我,意犹未尽地抿起嘴。

  这矮子,是毒瘾发作了吧。担心书稿被他给踩乱,亦不能再给他出招时间。我向前走了半步,突然他迎头就把酒杯朝我砸了过来。我吃力地举起右臂抵挡,“咚。”酒杯在空中应声碎裂,我刚一放下手,他就又蹬翻书桌,裹挟着一团巨大凝练的银光向我径直跑来,这是钢炮幻术。

  太近了,来不及躲闪,我只能本能地双手交互,想把炮弹也挡住。没料到炮弹竟在空中急剧缩小,从我的指缝间穿过,直指我的心脏。我咬紧牙关,鼓起胸膛的肌肉。一声闷响。

  我被重重击退了几步。剧痛,但还能忍。他惊恐地望着我,发颤着抱头跪倒在地。

  我忍着剧痛,向前重跳几步扑过去按住他的腿,然后拼劲全力甩头扫去,想一口吞掉他。

  “啊!吓死我了...”他机警地在地上翻了个跟斗,从我唇边的溜走。还顺势拽住我肩上的鬃毛,骑在我的脖子上。

  太快了,根本刹不住,我整个翻倒在地,他荡着鬃毛,从我的鼻梁顺势而下,又在我眼皮上舔了一口。我被激怒了,气得站起来,又躺倒在地,手在空中胡乱挥击。他则讥笑着从我的腿上滑了下来。

  这个人......我匍匐在地,不停地喘息,等我找着这个矮子,等等,我的手背,我的右臂,还没看清,这家伙居然就顺着的我胳膊又一下窜到了肩膀上,接着啊又绕到了我背后,然后......不见了?

  我摸了摸后背,后脑勺,一把将上衣脱掉,

  居然都没有发现,这家伙无声无息的,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  我把目光投回倒下的书桌,投回餐桌,投向床上,竖起骨爪,上下环视——

  空气中弥漫出一股树叶糜烂的霉臭味。

  嘶,这是狸猫族的幻术,这个狸猫矮人,让我看看,他变成我屋子里的什么了——

  床边书架上的书?不对,书架已经被摆满

  门口的拖鞋吗?也不是,家里就这一双,我没穿

  我嗅着他的味道,在家里的空旷处慢慢地走动着。在门廊那。窗户上。第五扇。

  看见了,那里有只变色龙,正吸附在窗上,透明色,除了眼睛处有一些细小的银光,几乎毫无破绽。我屏住呼吸,收起骨爪,沿着地毯小心翼翼地向他挪去。

  他立马从窗户上滑下,变回了狸猫。“停,停,祁连哥,哥,大哥,大哥大。”他一个滑跪过来,轻轻地抓着我的手趾,满头是汗,我伸出骨爪亦被他低头躲下。

  我立刻摁住他的胸口,他没有躲闪,“说你是谁,找我又是做什么!”我捻起两指,掐住他的下巴质问着。

  如果他不是那伙人,我就将他吃了。

  他的头耷拉着,眼皮快速上下翻飞,反而诡异地笑了起来,兴奋难掩地说:

  “能识破我狸猫变身幻术的,你还是第......731个!”

  他指着我,眼睛放光——

  “你身上绝对,绝对有,绝对就是你了。”

  突然他腰带松了。

  叶片也在下落,

  备注

  伊巴尔雅卡:金江的众多支流之一,格拉斯卡陆地上最长的河,在俄克拉城,它们穿城而过,每家每户都傍着它而建,是俄克拉人的母亲湖,“哺育我们之水”。——《棘龙古语》

  子弹幻术:龙舌岭猎龙人世代传承的猎杀组合技,其中近距离最致命的的一个招式,聚集幻力于头顶和臀部,将自己变为一颗子弹射出,优点是速度极快,准确性较高,前置是使用之前30秒之内必须开一枪,现多用于逃跑。他妈的,我说了我的祖先脑子有问题。——龙舌狂徒.沃德汶被帝国七武众拘捕后口述

  钢炮幻术:威力巨大,只在军方间流传,出处不祥,是陆战部队常用的攻坚和镇压幻术。——《格拉斯卡——思想与政治》

  狸猫幻术:狸猫人天赋幻术,当世最强变身术之一,前置是将一片叶子极限腐烂,可以变身成为任意与变身者体形类似的生物。——《皇庭公民安全手册》

  

  作者简介:祁连山,1996年7月31日生于江苏盐城,著有诗集《创诗纪》,作品入选《当代传世诗歌300首》、《中国诗歌的脸》、《中国首部90后诗选》、《2017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》等,微博、简书“当代诗歌”专题主持,曾获第二届朵上诗歌奖,第七届“包商银行杯”全国高校征文优秀诗歌奖等。

  

  公众号:诗人祁连山 点击文章顶端蓝字关注

  当代诗人祁连山的文学旗舰,每日更新原创诗歌,我们最后的心灵圣地。

  欢迎关注诗集《我在天兵天将旁看你》(出版中)

  

抽苹果手机          潮牌盲盒

版权声明

本文转自网络。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摇旗百科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